买得起房停不起车?车位定价谁说了算

随着车辆的不断增加,人们对小区地下停车位的需求越来越旺盛,车位出售不规范等社会矛盾日益突出。许多人发出疑问:停车位定价为何如此任性,说涨就涨,说降就降?价格高时贵得吓人,便宜时又白送“要是下班早点我还能抢个车位,下班晚了车都没地方停。”江西南昌联泰天悦小区业主熊先生向半月谈记者反映,由于小区地下车位价格较高,只好把车停在小区外面。部分业主反映,付出巨额资金买房后,再花费数十万元购置车位,让他们觉得经济压力较大。半月谈记者在联泰天悦小区走访看到,小区门口商铺前停满了车,小区内地下车位停放的车辆却寥寥无几,形成了“地上满,地下空”的现象。据小区业主反映,购房时销售人员曾表示地下车位建好后售价跟周边楼盘差不多,标准车位每个12万元左右,但建好后标准车位每个却卖28万元,子母车位每个售价更是高达46万元,高于周边楼盘十余万元。2017年,河北石家庄市房地产价格“高飞猛进”,紧邻石家庄市区的正定县房价也水涨船高。正定某楼盘的置业顾问称,由于人们购房热情高涨,他们提出了购房需绑定车位的政策,车位价格从5万元涨到10万元、18万元,一直有人购买。然而,后来受限购政策影响,正定楼市“量价齐跌”,这个楼盘的车位从18万元降到了8万元,最近为了促进销售,已经开始免费赠送车位,使得许多先前出高价购买车位的业主心里很不平衡。许多业主都产生了疑问:“价格高时贵得吓人,便宜时又白送,地下车位的定价到底依据啥?”价格由开发商随意定?沈阳市城乡建设局交通建设管理处相关人员表示,到目前为止,我国尚未出台规范住宅小区地下停车位价格的法律法规。商品房的车位售价不属于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范围,一个车位卖多少钱,往往还是开发商说了算。某房地产公司销售人员向半月谈记者透露,由于部分小区属于政府限价房,因为限价政策减少了房价利润,所以一些开发商变相提高车位价格,来弥补限价导致的利润损失,地下车位成了开发商转移限价压力的一个工具。业内人士告诉半月谈记者,部分开发商在卖房时不出售车位,也不明确告知车位售价,待房子售完或业主收房后,即以高昂的价格出售车位,致使业主无奈跌入陷阱,开发商则变相达到“捂盘惜售”的目的。甚至部分开发商为了达到高价出售车位的目的,采取只售不租的方式。江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价格监督检查和反不正当竞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开发商在售楼时有合同约定车位价格,而建成后又出现价格上涨情况,就属于价格欺诈行为。但如果没有合同约定,车位价格随意变动,则存在监管困难。车位销售应接受政策约束辽宁盛典律师事务所律师岳国庆认为,车位具有配套性质,不宜将其等同住宅或商铺,不宜单独成为投资、投机的标的,要防止对车位进行投机炒作。为防止出现地下停车位“任性销售”的现象,一些城市要求房地产开发企业在申请商品房预售许可时,对所配建的车位(库)出租价格作出承诺并报价格监管部门监管,同时抄送房管部门,并在销售现场公示。江西省社会科学院经济所所长麻智辉表示,应尽快将地下车位的销售纳入商品房套内附属设施范畴,物价部门应严格监管车位的销售价格,维护住宅小区停车市场正常秩序。业内人士建议,政府可以制定奖罚政策,比如,对长期闲置大量地下车位的楼盘,收取一定的空置费,通过政府引导,统筹各方利益。辽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表示,应让车位与商品房共同接受法律法规和政府指导性政策的约束,尽快将车位管理转向正规,不能使之继续游离于政策法规之外,甚至成为开发商规避调控政策的一个筹码。
2019年新房销售或达16万亿再创新高 房企整合大 房产首页 | 买房推荐 |
楼盘查询 | 看房团 | 直通车房产北京站

管理措施的精细化、无缝对接,也一定会带给民众更多的获得感。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日前,江西南昌一限价房小区卖“天价车位”事件引发舆论关注。据《工人日报》7月23日报道,位于南昌市红角洲的联泰天悦小区,是南昌市政府的限价房,相较于其他同档次的小区售价较为便宜。今年7月10日,联泰天悦开始对外出售车位,标准车位28万元,子母车位46万元,如此“天价”车位比周边小区高出太多,让很多业主望而却步。让业主闹心的不止于此,这里的车位只卖不租,因此,出售车位当日,就有业主拉起条幅抗议。

事实上,南昌这个小区的车位价格还不算最高。据报道,2015年,南京建邺区星雨华府车位定价83.5万元;2017年,杭州某楼盘车位定价70万元……不过,相对于南昌的经济水平以及该限价房小区周边的其它车位价格,28万元的车位确实让人惊讶。

开发商有权定价车位吗?至少到目前为止,我国尚未出台规范住宅小区停车位价格的法律法规。一个车位卖多少钱,一般而言,往往还是开发商说了算。这些年大城市的楼盘地下车位价格飙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种完全无管束的状态导致的。尽管一般而言,车位定价应参考小区位置、楼房价格,以及所在城市行业平均状况等因素,但小区地面不准泊车,地下车位只能买不能租等情况,会导致开发商对地下车位的垄断和逐利。

此外,政府对车位定价缺乏指导,也是“天价车位”屡屡出现的重要因素。目前,地方政府可能会设定楼盘的指导价格,以此作为调控楼市的手段,但这一政策并未涉及车位。这可能是“想不到”,也可能是“顾不上”,但无论如何,其所产生的结果就是地下车位成了开发商转移限价压力的一个工具。

此前据媒体报道,南昌联泰天悦小区的业主也认为,因为楼盘限价,削掉一部分房价利润,所以开发商就变相加价到车位上,以弥补限价房政策带来的利润损失。不管这种说法对不对,畸高的车位价格已经成为民众的一块心病。对此,为切实保证楼市调控的成效,防止开发商将房价现价变相转移到车位上,政府有责任加强监管,不能完全将车位定价推给市场。

一方面,鉴于汽车已经成为民众出行的重要工具,车位本来就是商品房的附属物,不应该独立切割出来,不妨考虑将车位与商品房捆绑销售,共同接受法律法规乃至政府指导性政策的约束。另一方面,即便暂时难以做到车位与商品房一体化销售,也应该尽快将车位管理转向正规,不能使之继续游离于政策法规之外,甚至成为开发商规避调控政策的一个筹码。

车位不是小事,城市生活中,每一个点滴都可能形成一定的震荡波,都会引发这样那样的麻烦。对此,监管部门完全可以想得更多一点、更细一点,管理措施的精细化、无缝对接,也一定会带给民众更多的获得感。

斯远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