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海藻”李念的房奴升级路

文/四喜丸子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末,北京常住外来人口764.6万,而这个数据,在2017年末是794.3万。相较于2015年的高点,北京常住外来人口已连续三年负增长,近60万人离开北京,
或荣归故里,或散落各地。  北京像个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留在里面的人和高企的房价、拥堵的交通、高额的消费赛跑,昼夜奔忙不停;而那些离开北京的年轻人,怎么样了?他们在离开北京之后,过得好么?  作为“资深”北漂,丸子君也见证身边许多朋友来了走,走了又回来的洒脱与纠结。恰逢“焦虑”与“希冀”并存的年底,在征得朋友同意后,写下几个小故事,如能给彷徨中的你一丝慰藉,便是万分欣喜。  离开
轻松了么?  带有典型白羊特质的东北大妞谷瑶,做起事来也是风风火火,杀伐决断全在一念之间。  2015年,拿着新鲜的毕业证书,和所有刚刚踏出校门意气风发但口袋空空的少年一样,谷瑶和大学室友一同踏上了开往北京的绿皮火车,因为先去北京的同学说,“普通如我们的毕业生在这里也能拿到4500的月薪”。和长春1500元的工资相比,诱惑力无疑是巨大的。  车票128.5元,13小时57分的硬座车,“现在我都记得下火车时那个潮湿、闷热的下午,天是灰色的,没有一丝凉风,空气比长春还差。”但这并没有阻挡她留下的脚步,在50元一天的地下旅馆住了两天,奔波着面试了4份工作,在同学那里蹭住了两晚,谷瑶和室友同时收到了某房产网站的offer,每月1000块租下来房山离地铁站5分钟的20平米“客厅隔断间”,锅碗瓢盆置办齐,“北漂也没大家说的那么难啊。”天生乐观派的谷瑶笑嘻嘻的跟家人说着北京的生活
。  2015年是北京雾霾最严重的一年,她并没有打算留下。彼时北京房价约3万元/平,长春较好的地段也不过6000左右,谷瑶心里的小算盘噼里啪啦作响,除去日常花销,每月还能存下2000多块,过了半年一跳槽,工资翻倍,攒两年钱回家做个小买卖,或者买房,美滋滋。2015年,分不清是雾还是霾的北京清晨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火象星座的乐观外向让谷瑶快速适应了北京的工作节奏,与同事们打成一片,而易燃易爆炸的性格也为她的离开埋下了隐患。在工作不到6个月后,谷瑶与领导大吵一架,愤然辞职。恰逢年底,企业HC冻结,面试几度碰壁,在家人和男朋友的劝说下,谷瑶又火速的打包了行李,和北京告别,回了长春老家。  天生爱自由,谷瑶回长春后没有再去企业上班。先后尝试做了烧烤、水果捞,而后自学注册会计师,四年考下了三门课,收入来源不定,与社会脱节,让她严重不安。“回老家一点也不轻松,房子一年年的涨,首付还是没有着落”。计划着明年结婚的谷瑶意识到,生活没有容易的。一边惆怅着一边找了一家会计事务所实习,毕业五年的她,每个月拿着800块的见习工资,淹没在人高的账簿里。等待谷瑶核算的账簿  “等有些会计工作经验,结婚之后,我还想再去北京。”拖家带口,她还会回来么?  回来
安心了么?  有人走,也有人走了又回来。  超哥就是走了又回来的那位。北京深夜闪烁不停的霓虹灯,总让人有一种错觉,机会和希望就在明天。今年五月,厌倦了给网红领导当枪手的幕后影评人超哥,在结婚前的20天,辞职了,没有下家、裸辞那种。  “为什么不等结婚后?”  “休完婚假再辞职呗…”  “万一找不到工作,空窗期房贷怎么办?”  面对种种质疑,超哥都是淡然一笑,不予回应,他相信,凭着自己一手好稿子,三年的工作经验,还愁找不到工作么?  在河北老家筹备置办完婚礼,陪老婆休完婚假,转眼已经是六月毕业季。和初入职场的大学生比,超哥的性价比不是很高。在十几份简历石沉大海后,超哥和大学同学选择在保定创业。夏令营、男装、直播、自媒体、抖音、小视频,各种各样的尝试。凌晨一点,夏令营后剪片子的超哥  但创业到变现,也是需要时间来孵化的。两个月,超哥和同学分摊着水电房租,靠着稿酬生活。习惯稳定的超哥突然焦虑了起来,下个月的房贷和房租总也没有着落,黑白颠倒的写稿、想点子、妻子一人在北京,各方面的压力让他夜不能寐。原本发际线就不低的超哥,除了担心生计外,还担心自己没到30就秃了。  9月,超哥和同学分了行李,回了北京重新开始北漂生活。“走了两个月,感觉像被抛弃了一样”。朋友介绍的、各大招聘网站邀约的面试,和大部分大龄单身青年相亲结果一样,“互相看不上”。  两个月后,调整了数次心态和预期,超哥通过外包公司找到了一份薪水和内容还算满意的工作,虽然距离现在租的房子有一小时四十分钟的车程,但早十晚七和拥挤的地铁,给了他更踏实的安全感。  “我不适合创业,可能当大公司的螺丝钉更适合我吧。”闲了小半年,北京更让人安心。  徘徊
自由了么?  三千年历史,六朝古都,祖国的心脏,拥有更多的工作岗位、创业机会和先进的科技、教育、医疗资源,北京的包容和胸襟,让她独具魅力。放晴的北京最动人  来时只有一个行李箱,走时的行李却装满了一辆金杯车,还多了一只狗。这是生日时朋友送的,在小小的出租屋里,一人一狗住的有些局促。连夜搬回老家让北漂三年的阿甘看起来像个“落跑者”。胃痛、焦虑、失眠,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我的状态似乎已经不适合留在北京了。”  离开体面的工作,繁华的北京,阿甘面临着“混不下去”的质疑。但他知道,这是个深思熟虑的决定,他不后悔。回到老家,阿甘当起了“孩子王”,办起了拿手的课后托管班。都说女人和小孩儿的钱最好挣,这份工作的确收入不低,却也面临着同行的倾轧和恶意。备课、讲解、谈心、关注每个孩子的成长,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阿甘想给他班里的孩子们更多温暖。  “退出北漂大军,与我而言是放过自己,也是成全自己。”现在,阿甘用自由职业者形容自己,“孩子不多,周一到周五每天两个小时,周末还有时间写写东西,当写稿不是一种工作的时候,我又重新爱上了它。”说起这些,阿甘的眼里透露出的满足是在北京时所没有的。  至于北京,则成了阿甘每月都会来的地方,见见老朋友,聊聊新合作,甚至是来这里检查身体,一小时的高铁,当天往返时间充足,让北京成为了阿甘生活的“配套”。一个人过的好不好,是可以看出来的。小城市慢节奏的安逸和奶奶做的饭,让离开北京不到一年的阿甘胖了一圈。哦,对了,阿甘还收养了一只流浪的小橘猫,陪他一起刷抖音。  还会回北京么?谁知道呢。毕竟从离开的那天起,阿甘便悄悄给自己留了条后路——按最低标准,缴纳着北京社保和五险一金。  都说北上广容不下肉身,小城市容不下灵魂,关于“大城床还是小城房”的争论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人的精神诉求,立体而多面;而北京的多样性,能很好地与之契合。无论是选择离开还是留下,希望那都是你想要的生活。  除了片头那组外来人口三连降的数据之外,这座城市还拥有如下数字:房收比(房价与收入),全国第二;租收比,全国第一;二手房换手率(交易频率),全国第一;城市高质量发展指数,全国第一。  数据来源:贝壳找房《2019新一线城市居住报告》  毫无疑问,北京的魅力仍是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每年新增就业超30万人,积分落户申请超10万人,有人走,仍有人不断努力留下来。截至11月,今年北京成交的16万+套住宅中,一定有许多人,是深爱着北京并留下来的。  新浪乐居编辑团队自运营微博@北京房产、@新浪房产,及微信@新浪北京房产、@北京买房帮住
以来,见证了很多粉丝从买房小白,到成功置业,乃至二次置换的过程。这其中,也与很多朋友从作者与读者转变为朋友关系。若有机会,丸子君也想写写他们的故事。如果你有故事,丸子君有酒。  生活在哪里,或许并不能决定你的幸福指数。让我们在这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北京,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更多信息,微信关注北京买房帮住,政策解读、买房问答、自驾看房,全get√

澳门新萄京网址 1

最后一次在北京是2015年的夏天,拉萨到北京的路程长达40个小时,这次是打算出来投靠之前在北京认识的朋友,到北京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联系我朋友说,这几天他们公司放假了,他正好回老家,他叫一个同事来接我,我乘地铁到了指定的地点,同事把我接到他们的公寓,还没来得及我说声谢谢他已经匆匆离开了,好像在忙什么事情。公寓里还有几个人没有回去,正好是吃饭时间,吃了饭之后就跟他们唠叨起来了,聊天我得知,他们放假十天,所以我朋友也回了老家,他们让我先住下来,等他们收假了我朋友来了再安排我上班,还说公司这两天组织到外地旅游,正好可以和他们一起去,我思酿了一下,一来和他们不熟,二来公司还有好几天才收假,反正待在这里也是玩,我看了看时间,正好还能赶上最后一班地铁,我跟就跟他们说,我先去找个朋友,过几天上班了我再回来,于是拜别他们。

北漂岁月

我乘地铁从三环来到六环外的一个叫亦庄地方,到了那里已经十一点多了,天太黑没认得路,朋友出来接我我印象中我这个朋友当时是失业的,不太记得了,我已经来住过几次了分不清了哪次了,其实这个朋友也是仅仅是在网上认识的而已,所在的地方是北京的边缘,像一个小乡镇,庆幸的是交通还算便利,有地铁直达,在这边上班的都是一些学历较低的务工人员,他们在工厂上班,这边的租房不贵,这边的生活节奏相对市里没那么快。街上到处都是招工的广告,到处都是中介公司,到处都是找工作的人们,也有很多传销骗子在这边,都在不予余力的求生存。旁晚的时候广场舞大妈在手舞足蹈,公园里一对对情侣在窃窃私语!我们饭后喜欢走走,我却是在感受这里不同的生活氛围,而我朋友对这边早已熟悉,麻木!

澳门新萄京网址 ,租房三四十平方米 面试成为家常饭

几天过后,我就回到三环,由于是熟人介绍所以没有那么多程序,直接可以上班,工作是做围棋招生老师,工作的需要每人一辆电车,但我初来乍到,说白了就没钱买,朋友是带我的师傅,于是他找了一辆电车给我,刚开始干两三天我就已经摸清这个工作的内容了,干的好月薪过万不是大问题,而且时间很自由,相比在北京的环境,以我们的学历背景,这份工作的待遇还是已经很不错了,也挺有前景。比竟是类似销售行业,我发现要想拿高薪,必须要打持久战,但是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我预计是做几个月,由于工作可能真的不太合适,我干了一个星期就干不下去了,当时连跟我朋友当面辞职的勇气都没有,感觉挺对不起他的。

1985年,李念出生于湖北京山的小康之家。中学毕业,李念如愿考入上海戏剧学院。2006年,和很多同学一样,毕业后的李念开始了北漂生涯。“刚到北京那会儿就跟那年去上海上学一样,在这样的大城市,更觉得自己好渺小”。李念在四环外租了间三四十平方米的小房间,“那感觉真是”小小一间房,四面都是墙”,太偏了,坐公车也不方便,还要担心自己第二天的生活费能不能赚到,能不能交房租”。因为家里没人从事这一行,刚到北京的李念每天的生活就是面试。“也曾动摇过要不要踏入娱乐圈。

辞职之后,朋友让我在那里住几天,等找到工作再搬出去,毕竟北京的房价不是我这种屌丝可以承受的,但被我拒绝了,再这之后我就四处流浪了,一来没有多少钱租房,二来没有找到工作也不好租房,那段时间我就四处蹭住,采取游击战术,后来一段时间时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这样流浪不是办法,我开始想找便宜点的房间住下来安心找工作,我找了挺多地方的,地下室也就四五百快,但是要押金,其实当时还是住的起的,但是地下室环境真的太差了,我不愿意住,也找过合住公寓上下铺,260一个月,水电费全免,位置在三四环之间,价格什么的都合适,但是看房的时候,我差点吐了,五六个人一间,环境极其恶劣,狭小的空间,堆满了行李,杂物,臭气熏天,看到的是一双双麻木的眼神,也许他们就是所谓的北漂,但是我敢说他们是属于被北京抛弃的一员,我没有入住,而选择继续找。

推荐阅读[热点] 经济危机中保护金钱才重要 黄金才是金钱买房杀价秘笈
居民理财需求很饥渴稳字当头 时刻提防黑天鹅出现
巴菲特索罗斯理财秘诀银行理财产品 收益稳健一枝独秀另类理财辟蹊径
实物保本有风险白领支招年底香港血拼购物

后来我又回到了亦庄,但是没有麻烦我朋友,我来这的目的是这边租房便宜,但是思酿再三我没有选择租房,理由是,我并不想在这边的工厂上班,出外面太麻烦,其实相对北京,一个多小时的地铁不算太远。在这边找工作的时候,遇到两个小伙,一个是河南的,另一个是云南丽江的,和我一样也是在北京求生存的一员,不过我还没有他们那么惨。两个都是未满十八岁,一个初中毕业,云南的小伙中专出来实习,说是向往北京就来了,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单枪匹马的闯北京,单纯似白纸的他们,不仅被骗了钱,还被中介公司骗了半个月的苦力,他们还浑然不知,河南的小伙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不愿要请吃饭,吃了几个包子就匆匆的找工作中,我和丽江小伙拖着行李满大街的陪着他找工作,那个画面别提有多惨,只能找到服务员的工作,包吃包住,后来总算找到一家愿意接收未满十八的他,他说这家还要人,但是不提供被子,但是我没有钱买,听到这句话鼻子酸酸的,我并不是很冷漠,但是我也是自身难保,后来找到一家得知他老乡是经理,被子自然而然都解决了,晚上直接进去上班,我们都松了一口气。丽江小伙不愿意在这边上班,一来这边太偏僻了,二来他还在幻想之前骗他的汽修厂公司会打电话给他,因为他是汽修专业,迫不得不做服务员,他叫我陪同他一起去朝阳区,后来他也做了服务员,而我又继续流浪!

后来,李念通过面试也找到些龙套角色。当然也有遭遇“潜规则”邀约的时候,李念说:“人家让我演女一号,可到了剧组才知道他们是有条件的,要么就得”潜规则”,要么就以极低的片酬拍裸露镜头”。结果李念一害怕,竟然向剧组要了张火车票连夜逃掉!

阿姨得知我没地方住,叫我去她家住,那是我去年住过地方,当时是住了二十天,没有付过一分钱,我再怎么样也不好意思去麻烦人家了。后来重庆的一个女孩,住的房子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她要搬家了,是没法退房的,后来给我住了,她说不要钱,给押金就行,到时候退还,我说不用那么麻烦,我找到房子之后转了100块钱她,就住下来了。那么善良的女孩但是在北京都没有时间去当面致谢!

升级“房奴” 按揭30年 每月还贷三千

如果说之前的是屌丝经历,那么这次可以说是屌丝逆袭了。网上一则创业的信息引起我的注意,大概是说想要创业寻求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后来我去画家村见了他,山东临沂的朋友,出过几本书,是一位80作家,这次来北京是想融资创业。听了他讲了一个多小时他的商业大计,大概是从包装他写的书到拍摄电影,然后到电竞行业。他讲的热血沸腾,也是信心满满,不过我听的不太有感觉,因为我总感觉没那么容易,但是我对他讲的中关村创业大街很有兴趣,他也极力推荐我去看看!

就跟《蜗居》里演的一样,李念也曾差一点被房东赶出去了。“租的房子永远都是别人的,哪天房价涨了房东觉得房子可以卖了,赔钱给你都行,让你快点搬走。可我这么多东西一下子怎么搬,而且我还在外面拍戏,有种随时会被扫地出门的感觉”。

创业大街是一个创业者的交流站,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来找项目的,带着项目找投资的。到咖啡厅可以看到,三五人一起都是在谈论些什么,咖啡厅可以不用消费,也可以随便凑个桌,听听别人的项目,听听别人的想法,这里主要是互联网方面的,如果说我之前看到的那些人是求生存,这些可以说是求发展了,这里的人大多都是有学历背景的,西装革履的,穿着很体面。为了感受创业者的艰辛,在他建议下,我特地在咖啡厅睡过一晚,没有床,只能睡板凳,30块钱,睡得极其不舒服!而后认识了一个九三的朋友,也是一无所有,信誓旦旦的要来融资,从他眼睛里我看到了自信,年龄相差无几的我自然是羞愧无比,人家却是侃侃而谈要融资百万的时候我却是连策划书都看不懂,我只能假装听得懂而装作点点头,这相差太大了,不免有些失落。在里面和别人交流,我深深的感到知识的贫瘠,思想的落后,我恨不得把所有的知识马上注入我的脑子,好让我能参与进去他们的讨论!我跟朋友大概在创业大街混了一个星期,活跃于各种商业演讲,走进了各种咖啡厅,也了解一些融资的东西,不得不说,这次经历给我印象是深刻的,第一次感到自己那么渺小,无知,我知道了圈子的重要性,而这一切取决于自己的优秀与否,我走的时候山东的朋友已经注册了公司,在这之前他连ppt都是在中关村学的,我之前离开,原因是他一时会没法融到资金,而我还要回去上学没办法和他一起熬下去,二来我也还要求生存!

2006年,“父母投资了30万,付了首付,按揭30年的,每个月要还三千多。一开始压力挺大的,不过现在好多了”。坚持了一年半,签约橙天后的李念渐渐走入正轨。

离开中关村之后,又开始了找工作,我住在五环外,北漂者最集中的地方之一的天通苑!交通还算便利,房子还是重庆姑娘给的,有独立卫生间,24小时热水,大房子,环境很不错,头一天晚上投简历,第二天早上总是满满的招聘信息,以及电话不断,开始我会挑一些去应聘,不是骗人的,就是工资太低,因为受学历限制,又不懂技术,只能做一些销售或者服务行业,而我主要是干不久,销售行业需要持久战,每天看到满满的招聘信息,我已经麻木不仁了,因为应聘很麻烦,北京很大,大的一天只能应聘一两家公司,而且大多数可能还是骗子公司。

小小心愿 帮哥嫂置业 与爱人拥有三居室

有一次我去应聘一家物流公司,按照招聘信息坐了两个多小时来到公司,是北京郊区的一个地方,很偏僻,我到了门口一个所谓的招聘员才来到,中年男子,把我带进办公室,我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他说工作内容是跟车,出一次车三四天,回来可以休息两天,待遇还不错,五六千包吃住,不用交费,但是要培训一个星期,培训期间包住不包吃。说立刻就可以来公司安排培训。我以住处远为由第二天再过来。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感到有点不对,工资太高了,后来一起走出了公司,是一个物流站,全国各地的车都有,走出了大门之后,我偷偷回去询问里面的人,问他们是否有这种工作岗位,他们说没有,一连问了几个都说没有,可恶的事,我问门口的保安竟然不肯说。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是在物流站里面租个房子挂个公司牌子,专门骗我们这些没有学历又急需找到工作的北漂着,骗劳动力,有些骗钱,山高皇帝远,又是专门骗外乡人所以一直存在这些骗子公司!回到住处之后,我本想打个电话骂他一顿,算了,毕竟话费也贵,发个信息骗他说明天照常来上班!

晋级“房奴”一族的李念也开始寻思着帮哥哥也置个业。“我哥刚结婚,现在还在租房住。我也挺担心我哥和嫂子会为买房的事影响两人的感情,所以我希望快一点帮他们买一套属于他们的小房子”。

后来去面试北大保安,原因是我想利用北大的资源,在里面看看书,蹭蹭课,感受中国最高学府的熏陶,毕竟北大保安考上研究生每年新闻都有,再者是实在不懂做什么工作了,此时我已经漂了一个多月,即将弹尽粮绝,急需一份工作,我直接去北大保安亭里面要到保安队长的电话,在保安宿舍看到里面叠的被子都是豆腐块,宿舍非常干净,桌上还有许多书籍,后来得知,保安队伍里面有百分之60都是本科生,来这里是为了考研,北大保安队果然名不虚传,可以说是卧虎藏龙,面试顺利通过,但是要做半年以上,至少要做三个月,虽然说一天八小时,但是30天无休,工资2600抱住不包吃,有点接受不了,因为这时候我急需钱,我估计也没有心思被这个环境熏陶!

谈及最理想的生活,李念说是把房子面积再扩大一点,“希望以后能在三环附近买一套15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要有一个主卧,一个次卧,一间书房,可以把父母接过来住,自己和未来老公也能有各自的空间”。(长江)

一如既往的找工作,这个时候房子快到期了,工作还是没有着落,心情还是挺焦虑的,每天下午我很喜欢跑到地铁口看人来人往,看着匆匆忙忙的人,心里总是很沉重的,也许有些为梦想,有些来找梦想,北京是个可以包容一切的城市,也许这就是我喜欢北京的原因,我喜欢那种感觉,喜欢那种为了梦想来这个拼搏的人那种精神,在这个城市生活的压力非常大,来北京追梦的人非常了不起,有时候甚至我差点把自己归为这类人,虽然环境很苦,但是我每天都热血沸腾,因为北京让我感到热血沸腾,承载了多少人的梦想,在北京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每天旁晚,家门口那条大街都是异常热闹,结束了一天工作的人们匆匆的来买菜,第二天早早的起床,抢地铁,抢公车坐一两个小时的路程开始一天的生活,下班又要抢地铁,抢公车回来,也许这就是北漂者的常态,行色匆匆!

因在《蜗居》中饰演“小三”郭海藻,湖北姑娘李念被推上了话题的风口浪尖。“海藻”让她一夜成名,也让她和角色一起遭受了种种非议。近日记者连线了这位正在无锡赶拍新戏的李念。和海藻一样,李念也是从小城市只身来到大城市,北漂生活也是从租房开始。不同的是,李念在父母的帮助下付了首付,“荣升”房奴一族。

梦想归梦想,现实还是得生活,工作没找到,为了能活久一点,我开始找一些兼职,做扫码推广,100块钱一天,工作不难,但是费事,除了交通费也是所剩无几,干了几天,我发现这是一门赚钱的路子,如果接到好活可以有很高的利润,这时候我哥他们的团队在山东,他知道我的窘迫之后,叫我回去找他,这个时候我自然不愿意啊!后来我去问扫码的人,问他这个行情,人家自然不愿多透露,后来找到又认识了一个山东的哥们,是个北漂者,大学毕业,也是没正式工作,平时干点扫码工作,有时候一天也能捞几百块,他跟我讲了这个行情。之后我在网上接到一个推广车的app,地推公司直接给8块钱,我相当于接到二手活,我发现市面上扫码这个app的都是五六块钱,我自己干了一下,操作还是很简单,干了一天挣了两百块钱。之后我网上发信息,我想找人做,转手就能赚钱,因为扫码满大街的都是,谁接到好活谁就能赚钱,后来一个领队的人约我见面,商谈这个合作,我们在中关村见面,我给他七块钱,一个星期结三次,他主要是怕出单后钱的问题,谈的还比较顺利,谈了半个小时这样,大概都说清楚了,我假装看看时间,说有约得走了,大概是心里也比较虚,毕竟他手底下有几十号人帮他干活,他以为我是地推公司的,我们都是只是口头承诺,出单就给钱,行情就这样,他说一天两千单没有问题,我一天就有几千块,这对一个几个月没找到工作的人来说真是天大的好事,回去的路上心情极好,我以为我要走狗屎运了,正好这时候是国庆节,公司放假,那几天真是度日如年啊!第一次感觉时间就是金钱,可惜的事,这个app造假太多,国庆之后就死掉了,心情一下子从天上掉到了万丈深渊!

这时候重庆姑娘的房子已经到期了,八百块钱一个月,那时候我已经没钱续房了,我必须得走,网上的朋友说某某地方的房便宜,拜别了山东哥们,脱着疲惫的身躯坐上公车,来到一个更加偏僻的地方,两个河南的朋友出来接我,我找到了全北京最便宜的房子,200一个月,不用押金,之所以那么便宜是居民房,二是在飞机场附近,每天必须要接受飞机的轰炸,连哪个航空公司的都看的清清楚楚,可想而知飞的有多低。其实在这边有快公车到达国贸,只需一个小时,不算远,但是坐地铁很远,付了房费之后,还剩下几百块钱,几千块钱到北京即将没了,其实在这边其实已经很麻木了,对找工作也没抱多大希望了,河南的两个朋友的状态也是差不多,都是过一天算一天,看看是否会有什么奇迹发生,他们两个有一个是大学毕业,有一个初中毕业,甚至连面试都懒得去了,因为那时候我身心早就被掏空了,如果说在前面两年北上广不断的走是为了体验生活的话,我这次真的是绞尽脑汁的想活下去,但是我只是要干几个月,谈何容易,在去拉萨之前,我在深圳待了两个月,也是没有找到工作,现在北京又待了两个月,身心疲惫,这时候不敢再谈梦想了,但是我真的不原意去做一份服务员,那种心情无法用语言形容,半个月之后,我终于做了决定,我决定离开北京,回山东找我哥做会展,一来这个来钱快,二来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我到了山东的时候,口袋还剩下100块钱。

即使是几次北京经历都很窘迫,但是我还是很喜欢北京这座城市,而且我推荐年轻人去北京,因为他能包涵一切,是一个谈梦想不被嘲笑的城市,能让年轻人热血沸腾,一切皆有可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