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城引吴向东“入局”的战投遐想

华夏幸福联席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吴向东,近日突然进入阳光城(000671.SZ)董事局担任独立董事——这项任命差点让人以为走错了片场。尽管阳光城方面否认了吴向东的加持和平安有关,但不可否认的是,一年多前受到马明哲委托、担任华夏幸福总裁的吴向东,他身后站着的正是金融巨头中国平安。平安对入股房企正兴趣盎然,而中民投撤出后的阳光城,在寻找战投方面重新掌握了主动性,此时此刻这项关于吴向东的任命让外界有了更多关注。自从离开华润,吴向东的走向就和平安息息相关。今年8月,老牌港资地产商新鸿基曾发公告称,吴向东获委任为独立非执行董事,任期两年,年薪30万港币。就在这项任命前不久,平安和新鸿基地产进行了大手笔合作——8月8日,新鸿基豪掷132.6亿元拿下杭州高价地江河汇地块,其合作方正是平安不动产。阳光城和平安的合作往来历史已久。不过,在2012年时,受当时房地产市场环境影响,平安信托发行的佳园系列一款36.5亿元的项目,因其投资的阳光城福州鳌峰路项目回款艰难,差点遭遇了兑付危机。2015年,阳光城接连获得中民投45亿元定增和平安信托的50亿资金加持。在今年年初中民投出现流动性危机时,谈及2015年时的那些投资,中民投方面称当时部分民营地产企业出现了临时性困难,因此中民投出资救助,这暗示了当时的交易背景。一名平安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时至今日,平安集团内部整体上对阳光城仍保持审慎态度。2017年“双斌”入主阳光城后,吴建斌除了施展财技,还在积极拉外援。2018年3月12日,吴建斌出了一项成果——阳光城与平安信托达成超级大合作。当天,阳光城集团执行副总裁吴建斌与平安信托副董事长宋成立签署了《阳光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平安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称,拟就房地产项目投资、新型产业方向及其他资本项下投资开展全面合作,预计在2年内完成360亿资金合作规模。360亿的资金量对阳光城意味着什么?近两年来,阳光城的有息负债总规模一直是1000亿元出头,截至今年中报期,其短期有息负债规模是342亿元;今年上半年,阳光城拿地的权益对价一共是272.75亿元。360亿元规模,超过了阳光城所有短期有息债之和,也远远超过其半年的拿地款。不过,框架协议能否真正落地是另一回事,公开披露的信息和报道中,这项合作的后续声量非常小。今年10月,中民投终于彻底清空了阳光城的股份,完全转让给了福建捷成,这是一家与阳光城实控人林腾蛟有着不少联系的公司。“中民投的问题不解决,对于我们在资本市场上是一个隐患,现在解决了,我们在引战方面有了很大主动性。”阳光城集团执行董事长朱荣斌此前表示。最近,朱荣斌跟金融机构打了一圈交道,去充分了解资本市场对阳光城的看法。“引战”毫无疑问是阳光城下一步发展的关键,阳光城亦和潜在的一些投资者有过接触。朱荣斌认为“染红”不易,找国资也比较难。“现在他们要控制权,不像前两年,只要做二股东就行了。现在没有控制权就不进。”中国平安并非真正的国企、国资。作为一家股份制保险企业,它现在的最大股东是深圳市国资委下面的深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不过占股比例仅5.27%。除了传统的信托、债权融资,平安正以更多的途径杀入房地产行业。比如联合拿地、与开发商共同成立项目公司,进行股权投资。又比如,直接入股龙头房企,借此快速在庞大的房地产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2015年,平安人寿投资62.95亿港元,购入碧桂园9.9%的股份,成为碧桂园二股东,吴建斌曾在他的书中大篇幅阐述碧桂园主动引入平安、寻求“染红”的前因后果。2017年,中国平安以17%的占股比例成为闽系房企旭辉的二股东;同年,平安系还进入融创中国主要股东名单中,后来逐渐减持并退出。2018年7月,平安资管以137.7亿元价格受让华夏幸福19.7%股份,成为华夏幸福第二大股东。从近几年的动作来看,平安系对投资地产企业前20强非常感兴趣。阳光城规模发展迅猛,今年全年销售额有望突破2000亿元。前11个月,阳光城凭借1819亿元销售额,爬升到了全国房企第13名。吴向东进入阳光城董事局,或许是一个信号。不过阳光城仍有不少让金融机构顾忌的短板,包括偏低的利润率和过高的负债。金融机构入股必然看重投资收益和股东分红,这些都不是目前的阳光城的亮点,这就不难理解平安对待阳光城为何仍持谨慎态度了。朱荣斌说,阳光城期待找到“神队友”,但在这之前,需要把基本盘进一步做好。
中央强调坚持“房住不炒” | 一周情报这条串联上海外环与郊环的道路
房价相差竟不到1万5!易眼看房

原标题:阳光城引吴向东“入局”的战投遐想 来源:界面新闻记者 |
马一凡华夏幸福联席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吴向东,近日突然进入阳光城(000671.SZ)董事局担任独立董事——这项任命差点让人以为走错了片场。尽管阳光城方面否认了吴向东的加持和平安有关,但不可否认的是,一年多前受到马明哲委托、担任华夏幸福总裁的吴向东,他身后站着的正是金融巨头中国平安。平安对入股房企正兴趣盎然,而中民投撤出后的阳光城,在寻找战投方面重新掌握了主动性,此时此刻这项关于吴向东的任命让外界有了更多关注。自从离开华润,吴向东的走向就和平安息息相关。今年8月,老牌港资地产商新鸿基曾发公告称,吴向东获委任为独立非执行董事,任期两年,年薪30万港币。就在这项任命前不久,平安和新鸿基地产进行了大手笔合作——8月8日,新鸿基豪掷132.6亿元拿下杭州高价地江河汇地块,其合作方正是平安不动产。阳光城和平安的合作往来历史已久。不过,在2012年时,受当时房地产市场环境影响,平安信托发行的佳园系列一款36.5亿元的项目,因其投资的阳光城福州鳌峰路项目回款艰难,差点遭遇了兑付危机。2015年,阳光城接连获得中民投45亿元定增和平安信托的50亿资金加持。在今年年初中民投出现流动性危机时,谈及2015年时的那些投资,中民投方面称当时部分民营地产企业出现了临时性困难,因此中民投出资救助,这暗示了当时的交易背景。一名平安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时至今日,平安集团内部整体上对阳光城仍保持审慎态度。2017年“双斌”入主阳光城后,吴建斌除了施展财技,还在积极拉外援。2018年3月12日,吴建斌出了一项成果——阳光城与平安信托达成超级大合作。当天,阳光城集团执行副总裁吴建斌与平安信托副董事长宋成立签署了《阳光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平安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称,拟就房地产项目投资、新型产业方向及其他资本项下投资开展全面合作,预计在2年内完成360亿资金合作规模。360亿的资金量对阳光城意味着什么?近两年来,阳光城的有息负债总规模一直是1000亿元出头,截至今年中报期,其短期有息负债规模是342亿元;今年上半年,阳光城拿地的权益对价一共是272.75亿元。360亿元规模,超过了阳光城所有短期有息债之和,也远远超过其半年的拿地款。不过,框架协议能否真正落地是另一回事,公开披露的信息和报道中,这项合作的后续声量非常小。今年10月,中民投终于彻底清空了阳光城的股份,完全转让给了福建捷成,这是一家与阳光城实控人林腾蛟有着不少联系的公司。“中民投的问题不解决,对于我们在资本市场上是一个隐患,现在解决了,我们在引战方面有了很大主动性。”阳光城集团执行董事长朱荣斌此前表示。最近,朱荣斌跟金融机构打了一圈交道,去充分了解资本市场对阳光城的看法。“引战”毫无疑问是阳光城下一步发展的关键,阳光城亦和潜在的一些投资者有过接触。朱荣斌认为“染红”不易,找国资也比较难。“现在他们要控制权,不像前两年,只要做二股东就行了。现在没有控制权就不进。”中国平安并非真正的国企、国资。作为一家股份制保险企业,它现在的最大股东是深圳市国资委下面的深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不过占股比例仅5.27%。除了传统的信托、债权融资,平安正以更多的途径杀入房地产行业。比如联合拿地、与开发商共同成立项目公司,进行股权投资。又比如,直接入股龙头房企,借此快速在庞大的房地产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2015年,平安人寿投资62.95亿港元,购入碧桂园9.9%的股份,成为碧桂园二股东,吴建斌曾在他的书中大篇幅阐述碧桂园主动引入平安、寻求“染红”的前因后果。2017年,中国平安以17%的占股比例成为闽系房企旭辉的二股东;同年,平安系还进入融创中国主要股东名单中,后来逐渐减持并退出。2018年7月,平安资管以137.7亿元价格受让华夏幸福19.7%股份,成为华夏幸福第二大股东。从近几年的动作来看,平安系对投资地产企业前20强非常感兴趣。阳光城规模发展迅猛,今年全年销售额有望突破2000亿元。前11个月,阳光城凭借1819亿元销售额,爬升到了全国房企第13名。吴向东进入阳光城董事局,或许是一个信号。不过阳光城仍有不少让金融机构顾忌的短板,包括偏低的利润率和过高的负债。金融机构入股必然看重投资收益和股东分红,这些都不是目前的阳光城的亮点,这就不难理解平安对待阳光城为何仍持谨慎态度了。朱荣斌说,阳光城期待找到“神队友”,但在这之前,需要把基本盘进一步做好。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 1

作者|鹿凯

来源|野马财经

“双斌时代”的第一个完整财年,营收、净利双双上涨,阳光城(000671.SZ)的业绩很灿烂。

债务压顶的中民投却已无心享受这份喜悦,匆匆让出了大股东之位,四年间亏损数亿。

从福建起家的阳光城,在这四年里发展迅猛,业已成为房地产行业一匹公认的“黑马”,志在全国。

中民投撤退

3月18日,阳光城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控股股东阳光集团的通知,阳光集团通过深交所证券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已达18.05%,成为公司单一最大股东。

至此,阳光城董事长林腾蛟的嫂子、福建女首富吴洁正式从中民投手中重新接回了大股东之位。

据阳光城发布的股东股权结构变更公告显示,2月24日阳光城接到公司非控股股东上海嘉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嘉闻”)通知,上海嘉闻50%的股权已被转让给福建捷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捷成”)。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 ,四年前,上海嘉闻以45亿入股阳光城,而截至阳光城股权变更前最近的交易日收盘,阳光城收于每股5.93元,上海嘉闻投资持有阳光城73051.9万股股份,总市值43.31亿元。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 2

来源:天眼查

上海嘉闻的背后,正是曾经大红大紫的中民投。亏钱也要卖,中民投的债务危机之重可见一斑。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福建捷成并非阳光城的关联公司,但是控股股东福建阳光集团有限公司的重要合作伙伴,主业为贸易。而对于中民投的退出,阳光城方面透露,本次交易,阳光城的控股东有在中间进行协调,此前公司就曾有意寻找合适的机构,引入战略股东接手中民投所持股份,借此优化股东结构。

但在2019年3月14日阳光城2018年度的业绩沟通会上,吴建斌指出,“中民投目前仍有9.02%权益。有消息说中民投还在寻求买家,准备出让其所持阳光城余下股权,如果进展顺利,不排除年底前可能会转给其它机构或企业。”

可见,对中民投的退出,阳光城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而回顾阳光城的发展历程,中民投的入股曾经也至关重要。

在2012年之前,作为闽系房企代表的阳光城还只是一家福建地方房企。2012年,林腾蛟从龙湖地产挖来陈凯并委以重任。此后两年,阳光城的业绩实现了10倍级的增长,一鸣惊人。

但是,飞速发展也给阳光城埋下了极大的隐患。2012年-2014年,阳光城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6.41%、86.86%和84.69%。同时,2013年、2014年阳光城经营性活动产生的现金流连续两年为负,分别为-56.4亿元、-54.6亿元。

高悬的债务问题让阳光城陷入险境,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刚成立不久的中民投伸出了援手,而彼时负债累累的阳光城被外界视为“抱上了大腿”。此前,中民投成立时,阳光城董事长林腾蛟曾以十亿元入股中民投,持股2%。

2015年的4月,中民投斥资45亿元以非公开方式购买阳光城18.27%的股份,成为阳光城的最大单一股东。随着中民投的入股,阳光城岌岌可危的资产负债表开始得到改善,并顺利开启了阳光城的“双斌时代”。

双斌时代

据阳光城公布的2018年度财报显示,2018年阳光城实现营收564.70亿元,同比去年上升70.28%;当期净利润39.06亿元,同比增长75.30%,归属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0.18亿元,同比增长46.36%。

这样的业绩,对朱荣斌、吴建斌这对阳光城“双斌”组合来说是个不错的开始。这也是两人上任后的第一个完整财年,阳光城在冲击千亿、规模竞速的道路上稳步前进。

“双斌”都是于2017年加盟的阳光城。当年4月,原碧桂园首席财务官吴建斌加盟了阳光城,任职执行副总裁。随后不久,碧桂园再遭阳光城董事局主席林腾蛟挖角,原碧桂园联席总裁朱荣斌来到阳光城,成为阳光城的集团执行董事长。

连续挖来碧桂园“两员大将”担任核心高管,阳光城的发展路线也越来越向碧桂园靠拢,在江湖上一时被称为“小碧桂园”。

“双斌”进入阳光城之时,房地产行业正处于拐点,对他们的考验较以往更加严峻。但从目前来看,他们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阳光城销售额首度突破千亿大关,达到1628.56亿元,总资产也有较大幅度提升,增长23.52%至2633.97亿元。

其实,阳光城进入“双斌”时代之后,阳光城便进入发展快车道,当年实现销售额951.3亿元,同比2016年增幅高达95.26%。2018年,这种高位增长的态势得到延续。

在区域站位上,阳光城的布局一直比较清晰,即“3+1+X”:大福建、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及战略城市。目前,长三角及大福建依然是阳光城最重要的货仓,销售占比分别为22.25%和28.39%。与此同时,阳光城也在不断扩容其管控边界,其中2017年便新增13个区域公司,加上之前的17个,共架设有30个区域公司,甘肃、新疆等地均有触达。

华创证券有研报指出,“双斌”团队加盟阳光城之后的全面变革有望带来管理的精细化和标准化,同时公司主动去杠杆叠加信用趋松、利率下行的环境也使得公司销售和业绩弹性更大、并实现量质提升。这在财报数据上也有体现,比如2018年阳光城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218亿元,同比去年增长147.55%。

但是,在负债方面阳光城的隐患仍然存在。其2018年净负债率虽同比有所下降,但仍然高达182.22%。对此,吴建斌表示,“我们希望用三年时间,将净资产负债率降到100%以内。”

在业绩发布会上,朱荣斌表示,在带领阳光城做到有一点大之后,希望还能带领公司做到有一点强。目前来看,他的设想正在稳步前进。地产行业的下半场中,阳光城这匹行业“黑马”有望实现逆袭。

“挖角一哥”的奋斗史

在地产界,阳光城不仅是一匹“黑马”,还有着“挖角一哥”的称号。

2012年阳光集团将总部迁往上海,再加上经济危机阴霾渐散,阳光集团可以说拥有了天时和地利,独缺人和了。这时林腾蛟把目光投向了彼时风头正劲的龙湖。没过多久林主席就宣布龙湖大将陈凯加盟,并直接破格提拔为总裁。随着陈凯的加盟,2013年阳光城实现220亿营收,相较于2011年增长了近十倍。

随后,林腾蛟决定继续引援,并将目标盯上了万科地产营销总经理的张海民。随着张海民的加盟,陈凯升任联席董事长督军,再加上林腾蛟的运筹帷幄。从2014年到2016年,阳光城实现了神奇的200亿、300亿、400亿的年收“三级跳”。

2017年“新赛季”拉开序幕,林腾蛟出手也更有气魄,一举将碧桂园联席总裁朱荣斌、CFO吴建斌全部挖到阳光城,组建“双斌”组合。但是,林腾蛟并不愿意做“小碧桂园”,他的目标更大。组建“双斌”后,阳光城更是定下了2018年、2019年、2020年规模分别突破1500亿、2500亿、3500亿的目标。

在阳光城大踏步前进的同时,作为母集团的阳光集团也没闲着。深耕教育,聚焦房地产的同时,2016年先是收购以色列保险和金融公司、随后入股兴业银行成为其第一大民营股东,日后的六大集团之一的阳光金融初见雏形。

如林腾蛟自己的名言:人品是最好的风水,也是最硬的关系。他组建的“双斌”组合,能否熬过房地产的这个冬天,上演“黑马”逆市而上的奇迹?对此你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