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形式语言的内涵 体味审美意象的妙境

港中旅·海泉湾国学艺术系列讲座之《国画的形式美》远山幽暗云间色近岭清晰树晃风中国画的形式之美在海泉湾国学艺术讲座上耀眼夺目笔下蕴情墨中带韵无不折射出中国画形意交汇的律动美画中有天地,笔下无纤尘。5月25日,著名书画名家庞大壮先生为广大市民深入浅出地剖析中国画的形式美以及精神内涵,共同解读国画的无言之美。笔墨交汇
以大观小中国画简称国画,是采用中国特制毛笔、墨或颜料在宣纸或绢帛上作画。运用毛笔的不同技巧和方法,使中国画表现出变化无穷的线条情趣;以墨代色,运用烘、染、泼、积等墨法,让墨色产生丰富而细微的色度变化,从而使中国画具有独特而丰富的艺术表现力。庞老师介绍,中国画在构图上灵活自由,视野宽广辽阔,冲破了时间与空间的局限。可将不同时间、空间的事物安排在一个画面中,犹如把不同的场面集中在一起。中国画特殊的构图形式,植根于情景交融的美学追求和笔墨交融的表现手法。因此中国画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非常的自由与灵活。在画中可以“以大观小”简略的笔墨去描绘丰富的内容。所绘之物相互补充,交相辉映,形成中国画特有的形式之美。寄情于景
寓情于物中国画的特点来源于历史悠久的传统文化和丰富的美学思想。“形神兼备”、“气韵生动”是意境表达上的重要的特点。重视内在精神和主观情感的表达,也是艺术家们超然的表现形式,能够充分展现人与自然的休戚相关。画家寄情于景,寓情于物,能画出人物的精神气质和性格特征,也能赋予无生命无意识的花鸟山川以人格化的精神气质,活泼的生命与灵气。正是这种情景交融的美学思想,形成中国画的基本特征和艺术特色。在庞老师细致入微的讲述中,现场的国学爱好者对国画的基本构图有了一定的了解,对国画的寄情于景的气韵有了更深的体会,港中旅·海泉湾艺术中心现场也被满屏的水墨丹青紧紧环绕。中国画——既点亮了自然的生命,又揭示着生活的真谛。港中旅·海泉湾艺术中心已经为市民们奉献多场国学系列讲座,同时也收获了一大批市民们的积极反响。接下来港中旅·海泉湾艺术中心不遗余力将继续为市民们奉献更多精彩的国学文化活动,届时敬请市民朋友们持续关注港中旅·海泉湾文旅LIFE。

  自当代中国赏石艺术理论形成以来,人们在诠释赏石的美学本质时,常会引用中国传统绘画或雕塑的美学理论,因为无论何种艺术,尽管形式语言不同,但艺术灵魂却是相通的。近日,笔者与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中心的书画家、艺术史学博士、鉴定家、《中国水墨》学术主持崔自默先生,就赏石与赏画的艺术相通性进行学术交流。  崔自默先生是一位创立数理美学体系心理美学体系、艺术实现主义的心裁画派、动感画派、草稿画派的艺术家,他的画名列2008年国画艺术家个人价格指数排行榜第一名。
崔先生同样认为:赏石与赏画,就审美关系而言,乃是审美主体所遇的不同审美对象,无论感官形式或审美直觉都存在差异,但鉴于中国人的文化精神与审美心理,一般难以改变那种象外之象、象外之意的审美方式。在赏石中,赏石者遇到的不外乎是画面石或造型石,前者是两维空间的类绘画艺术形式,后者是三维空间的类雕塑艺术形式。由于传统的审美心理定势,因此国人在赏石时,对于这两类审美客体都会象欣赏绘画或雕塑那样,产生出相似的审美感知和审美领悟,以至通过意象运化而进入到特定的意境之中。在崔先生的《自默画菏》画集里,几乎绝大多数荷叶都漂浮于虚幻的时空,看不清叶面上的细节,其真实性隐藏在浓淡相宜的墨晕里,让人窥视到画家对形与神的把握以及情与意的流露。而我们在赏石时,尤其在欣赏画面石时不也是那样,往往从那些朦胧的、虚幻的、抽象的、多寓的构图中,去玩味以形托神、以神显形的吗?  崔自默的山水画,以气韵生动、朦胧含蓄、磅礴大气著称,在当代文化语境中,他以作品的现代感、心鉴感的风格,彰显出寄情山水的生命精神,抒写出高情远韵的宽阔胸怀。他指出:中国画的美学本质是一种凭借物象而抒发情怀的艺术创作,是艺术家对自然或社会的感受、经过意象撷取的物象神韵最终成为艺术的景、像。在这一点上,赏石与赏(绘)画有着异工同曲之妙,从某种角度上讲,审美过程也具有创造性的一面。因为无论哪件艺术品,它的艺术价值与审美价值不是单相度的,而是双相度的。也就是说,艺术家创造的作品,必须取得欣赏者的感知、感悟和感化。如果欣赏者不理解艺术家的形式语言与创作动机,又如何能与其作品的艺术意蕴产生通感呢?笔者赞同崔先生的看法。中国画千余年的历史形成了不少技法程式,如山石的各种皴法,人物衣纹的多种皱褶和水波云烟的各种钩法等等,反映出艺术家们对客观事物的记忆与认识,当然也包含着深层的寄情与象征。这些艺术创作手法与表现特征若如转移到赏石中去,欣赏者同样也是凭着对现实中客观事物的记忆与认识,从审美对象中寻找类似于绘画所反映出的形式语言和表现特征,逐步从似象非象的直觉中演绎出真实的美。  崔自默先生表示,赏石是一个特殊的艺术门类,它的美,不是来自于艺术家的手笔,而是来自于欣赏者的慧眼。从客观上讲,艺术创作是主体心、手相通的结果,艺术欣赏是主客观照时心、眼相通的结果。但是无论是艺术创作或艺术欣赏,无论是欣赏奇石或者欣赏绘画,主体都离不开意蕴、意味的诱导与感知、感悟的启发,更离不开意象创构所激发的情感波动。关于这一点,笔者认为,老庄思想为中国传统审美方式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绘画艺术中的各种形象,并非是现实中的真正形象,而是指有形与无形互为融合的形象。崔先生根据自己的艺术创作实践揭示出赏石的审美内涵:奇石千姿百态,多维多寓,自然构图或自然构形具有不确定性,在欣赏者眼中的所谓形,实为其意象中的形,通过对现实中的形加以判断、类比而逐渐与其接近的。这种形是情景交融、物我两忘的产物。  崔自默先生说:赏石与赏画,虽然有着审美心理、审美方式上的区别,但是,赏石中的形和神,与中国画善于用外师造化,中的心源的创作手法极为相似,与气韵生动作为基本法则去应物象形的创作过程一脉相承。玩石的人都懂得形的重要性,知道石中的神是通过形来表现的。任何艺术都有其自己的形式语言,中国水墨画是以笔墨为表现语言的,崔自默的山水画在致广大,尽精微的构图中,通过笔形、笔感、笔性的变化,反映出水墨语言的特色。而这种表达方式所体现出的水墨精神,也是与那些赏石大家的审美追求相接近的。崔先生也是一位玩石人,因此他对赏石自然有着独到的看法。他说无论是画面石还是造型石,其所反映出的千姿百态的物象、景象,无不由现实世界中的人物、动物、山、水、石、树、花草等姿态和形状所表现出来的。尽管这些物象、景象是自然趣象融入欣赏者的神思而贯穿其中的神意之境,但是,如果不是因为欣赏者对这些物象或景象产生丰富联想,又怎能神游在瞬间而生、顷刻而逝的流变意境之中呢?  中国赏石的审美特点,就在于审美者不停留在某种具象的感官形式,而是善于把自己的心智和情感凝聚成活跃的生命力量而融入石头之中,从与石对话中求真美,从视觉感受中获得精神的慰籍。正如崔自默先生所讲:赏石过程中,主体生发的意象、创构的意境,与欣赏绘画时的审美过程是一样的,都是从象惘中进入特定的审美境界,只是审美对象不同罢了。所以说,充分发掘人的审美能力,激发主体浓郁的审美情趣,从美的体悟中获得身心愉悦、萌发创造欲望,既是赏石的文化功能,也是赏石的美学意义。

相关文章